尿毒症用中医可以治疗好吗

周光达

前些天,不止一个病人拿着报纸来问我,《向肾炎尿毒症挑战》(以下简称《挑战》)到底可不可信,这是真的吗?

我从事尿毒症治疗工作二十多年。看了这篇文章,觉得真是天方夜潭

首先,我们知道尿毒症是一种综合症,由不同疾病引起。将肾炎和尿毒症说的一样可怕似有不妥。尿毒症又有急性和慢性之分。急性经治疗或可脱离透析,并有彻底治愈的可能。《挑战》中提到的病例显然不属于这个范畴。慢性尿毒症是长期肾功能受损,最终只能靠肾功能替代疗法如血液透析或肾移植来维持生命。如果患者出现慢性肾功能不全,只要注重原发病的治疗,避免各种肾功能恶化因素,就可以延缓透析。那么,所谓肾炎尿毒症怎么会“让无数健康的躯体一夜间遭到致命的摧残”呢?

几十年前很多医院都没有血液透析,尿毒症和癌症一样是不治之症。中医也不能解决这一难题。正是血液透析揭开了治疗尿毒症的新篇章,挽救了无数尿毒症患者,延长了他们的生命。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种中医疗法能取代这一现代医学疗法。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包括中医在内的每一个该专业的医务工作者和有基本常识的肾病患者都心知肚明。那么,西方人预言“肾炎尿毒症恶魔将最终被中医斩除”又是从何说起呢?

现代医学注重科学实验,是循着科学发展的。它实事求是,所以才能不断创新。例如药物都会注明其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和副作用。血液透析也是如此。它是一种肾功能的替代疗法,并不能治疗引起尿毒症的原发病。并且明确指出它只能替代部分肾功能。如正常肾脏能产生一种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尿毒症不能生成 EPO,所以患者出现贫血的症状。透析也不能纠正贫血。由于应用基因重组技术成功制成了人促红细胞生成素,解决了患者贫血这一难题。这是现代医学治疗尿毒症的又一重大成果。至此,中医还是没有作为。可是有的中医专家却总标榜是他们攻克了尿毒症

他们常常贬低和攻击现代医学,否认血液透析清除尿素氮和肌酐等尿毒症毒素的明确疗效。《挑战》硬说严重尿毒症“在几个大医院透析了一年多,但没有得到丝毫控制。”接着,就吹嘘什么“益肾解毒疗法”等等能使终末期的尿毒症完全治愈。靠否定现代医学来说明自己的疗效,前提有误,所以结论不可信。不是要中西医结合吗?请看,他们才不和你结合呢。在治疗尿毒症的领域,他们不愿当配角。他们要利用血液透析延长尿毒症患者的生命趁机来大捞一把(在出现血液净化治疗尿毒症以前他们是很少有这种机会的),接着就吃饱了不认大铁勺,反过来倒打一耙

《挑战》还吹嘘“益肾解毒疗法”对尿毒症和引起它的原发病可以通治。说什么可以“治疗各种肾炎,如急慢性肾小球肾炎、肾盂肾炎、紫癜性肾炎、狼疮性肾炎、糖尿病肾病综合症、增殖性肾炎、痛风肾、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等。”实际上,什么病都能治的药物和疗法是不存在的。虽然,肾炎和多囊肾等都可发生尿毒症,但引起尿毒症的各种原发病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尤其对这些原发病都还没有根治的方法。一个疗法既能治愈肾炎又能使多囊肾恢复正常,还能使萎缩的双肾增大,恢复正常肾组织,能有这样的好事吗?

有的中医大夫总是拿个别病例的疗效说事。不经过统计学处理就是不科学的。大学病理课讲过癌症也有自行消退的。如果给这样的患者服用中药,能说这中药非常神奇,攻克了癌症吗?

我从事血液透析工作二十多年,治疗数百名末期尿毒症患者,没有一例因中医治疗而脱离透析存活的,没有一例因中医治疗使萎缩的肾脏增大而恢复其功能的,也没有一例多囊肾恢复成正常大小的。而《挑战》说他们“至今,已成功治愈晚期肾炎、尿毒症患者三千二百多人”如果真是如此,何不将有多少例萎缩的肾脏增大了,有多少例多囊肾恢复正常,又有多少例恢复了肾功能而脱离了透析,以及有关的化验结果、病理报告等一一列出来呢?显然,他们做不到。在后来的《挑战》中,他们已将“至今,已成功治愈晚期肾炎、尿毒症患者三千二百多人”撤掉了

如果《挑战》是真,张启瑞完全可以和王选、袁隆平等媲美,应该比他们还棒。因为从根本解决威胁人类的多种难治之病,直接惠及全人类,理所当然应该去领诺贝尔一样的大奖。很可惜,张启瑞“秘诀”的表述令人失望。“老人家博大精深,他治病的秘诀,首先是让病人信,信科学,信自己,信再难治的病,只要病人战胜自我,都是可以治愈的…”这让人想起“信则灵”和“人定胜天”。是要病人“信”他的那个“疗法”吧。第二个“秘诀”是“有科学的治疗方法…”嗨,“信则灵” 和“人定胜天”本身就不科学,还会有科学的方法吗?哪一个自称根治了尿毒症的“专家”不标榜自己的中药方剂“是目前治疗肾炎、尿毒症的首选良药”,而且 “起效迅速、安全无毒、扶正固本、辨证给药、活血解毒、治病除根”?什么科学的方法,分明是骗人的套话。这年头,连伪科学和反科学都打着科学的旗号了。这就是作者在软磨硬泡的一周采访中挖出的张启瑞治病的“秘诀”和“法宝”。哪个中医骗子不是这样标榜自己的呢

《挑战》充满了自相矛盾、诡辩和欺骗。作者担心“我的这篇文章会不会引来非议?”“‘奇迹’的事写到文章进而有‘不实’之嫌”,却把不实的“奇迹”充斥整篇文章。张启瑞一面说:“这儿的素材,你可以写100本书”,一面又表示:“我谢谢她,书就别写啦!”一面鼓吹“益肾解毒疗法”可以治愈多种肾病和尿毒症,一面又声称“解决了一药治百病的弊端。”明明是晚期尿毒症患者劳民伤财盲目中医汤药治疗错过了早期透析的最佳时机延误了病情,却非说“晚期患者更是依靠肾移植或透析来延续生命,以至于一些患者盲目治疗不但经济上受到很大损失,精神上也受到打击…”也承认“目前国内外治疗肾病尚无根治药物”,接着就吹嘘“益肾解毒疗法”是“中医瑰宝大放光芒。”有时张启瑞为病人“认真仔细地望、闻、问、切”后开药,有时只凭病人的资料也能开药,甚至打个电话送个传真也可邮寄。原来他的“望、闻、问、切”只是一个“神奇”的摆设呵。难怪有些尿毒症的中医专家门诊看病号脉奇快了

《挑战》这样描述张启瑞:“他是一个善良、和蔼可亲的老学者”“有高级知识分子特有的气质”“老人家博大精深”“默默奉献,普渡人生”。可是《挑战》中自称记者的那位作者却谦虚地不愿署名。哪一位不良记者、哪一个利益集团敢对《挑战》负责?这篇文章就登在2007年10月22日《每日新报》,占据了“广告 07”版的整个版面。接着又经修改刊登在《天津快报》和《今晚报》(10月23日)上。谁知广告与“科学新闻”的联姻会生出什么样的怪胎来呢?对此,报社却只管赚钱。而卫生和宣传部门竟无人管。难道默认这就是“瑰宝”?如果是,那中医肯定没戏了。这种骗人的医疗广告,充斥着媒体,而且相当普遍,害人不浅。中医和媒体都该认真的整顿一下了

《挑战》说:“最新医学资料表明,我国每年有近百万人死于各种肾脏疾病,肾功能衰竭和和尿毒症的死亡率占总数的五分之四。”也就是说每年有80万死于尿毒症。这就怪了。每年尿毒症的发病率是万分之一至万分之三。按我国有13亿人口计算的话,每年有13至39万患者发生尿毒症。尿毒症的死亡人数竟比它的发病数多了41至67万,这些到哪去找呦!

《挑战》的“记者”大人,张启瑞等专家,你们太有才了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