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有肾毒性吗

2012年06月08日京华时报

半年多来,41岁的张喜一直为自己的病气愤不已。去年10月,他因胸闷前往永安堂王府井药店看病,坐堂医生张某为其诊断后,开了半个月的中药。服药后病情恶化,张喜被医院确诊为尿毒症,他怀疑是张某开出的肾毒性药物所致

胸闷问诊服药后查出肾病

昨天下午,张喜夫妇再次来到北京永安堂医药连锁公司王府井百草药房,要求对方处理此事

他介绍,去年10月25日,自己突然觉得胸闷气短,看到百草药房有专治疑难杂症的坐堂医生,便花30元钱挂了号。医生张某接诊后,诊断其为“肝血虚、胸痹、心肾不交”,并开出了16味中药。随后,张某又连续两次为其开药。其中,11月1日的处方笺中注明,“如效不显及时去医院就医。”

张喜说,自己吃了半个月的药后,“心中扎得慌”,赶紧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显示,张喜双肾轻度弥漫性病变,肌酐值达到755μmol/L,已经是尿毒症期(一般而言,肌酐值超过700μmol/L即为尿毒症)。医生告诉张喜,他是慢性肾病急性发作,与他之前吃的中药有关系

在张某当时开具的处方笺中,每次都出现了“半夏”这味中药,其中一次12克,一次40克。张喜称,三次一共开了100多克,“医生说,这个药对我的肾有直接伤害。”

永安堂否认存在误诊

半年来,张喜已经为透析等治疗花去了20多万元,目前每天的花费仍在1000元左右。其间,他多次找到北京永安堂,要求对方赔偿。“给了5万块钱之后就不理我了,医生人也不见了。”他对百年老店永安堂的信誉也产生质疑

昨天下午,百草药房工作人员说,医生张某目前不在店内。但在该店南侧,仍张贴着一份“中医诊所”的公告牌,其中有关于这名医生的介绍,“主治医师,毕业于北京中医学院,擅长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诊疗疾病。”

北京永安堂医药连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先生介绍,药店与诊所是合作关系。事发后,该公司便积极与张喜联系,并在情况不明朗时先行支付了5万元的治疗费用。他说,当事医生身体不适,目前在家。公司对其进行了询问,医生否认自己存在误诊行为,“当时大夫看的是心脏有问题,开的药也很对症。”他表示,患者应该申请鉴定,走司法程序解决此事,“我们有任何问题,都会承担相应的责任,不能没有依据,无休止地要钱。”

专家建议尽快司法鉴定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著名法学人士卓小勤称,误诊分为诊断错误、延误诊断和漏诊等三种情形,此次坐堂医生没有检查清楚患者身体状况,存在明显问题

他介绍,此类情况协商解决的可能性很小,他建议患者尽快申请司法鉴定认定双方的责任。如用错药致尿毒症情况属实,张喜可以要求终身赔偿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