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越来越进步吗?宏观上看是在退步!

海云青飞按:表面上现代医学在不断进步,但是从更加宏观的层次看,人类的医学是在不断的退步,比如地表的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已经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了,身在贵国,我们吃不到可以完全放心的食品,呼吸不到纯净的空气,喝不到无污染的水;人类之间互相伤害的本事也越来越大


医学模式的回归

2010-01-28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自从1977年4月号美国《科学》杂志上刊发了纽约州罗彻斯特大学医学院精神医学教授乔治·L·恩格尔《呼唤新的医学模式,对生物医学模式的挑战》一文之后,“生物 — 心理 — 社会医学模式”便成了当代医学之旗帜。随后医学模式仍不断地延伸扩张,什么“ — 环境”的、“ — 飮食”的后缀词不断增加。甚至已经有人认为医学的当代模式,正在发生着从“生物 — 心理 — 社会医学模式”,向“人文医学模式”的历史性转换,把医学看成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

于是乎从远古时代的“神灵主义医学模式”,到我国古代以《黄帝内经》为标志,所形成的“天人合一”、“五运六气”、“阴阳五行”等等理论体系的所谓“自然哲学医学模式”,都纷纷登场,出来表演一番。因而产生了什么“人天观”、“宇宙生物观”、“全息论”、“阴阳术数构系”、“时相医学”、“治未病”、“道医学”、“气理学”等等理论来。这些所谓理论之所以说它们无用,是其混淆了现代医学的基本理论,含糊模棱,毫无定见。既不了解人体的生理、生化及物质代谢过程和病理演变情况,也不知道药物的疗效判定和药物的动力学原因。容易误导患者,以至延误治疗

有人认为,作为精神医学教授的恩格尔不满于以“还原论”为主导的生物医学模式唯一性的解释是对过去医学模式的批判性反思。他认为在人类疾病和痛苦的分析谱系中,企图提供“说明一切”的模式是不可能的。恩格尔热切地希望医学走向多元解释、多元关怀,于是他提出了“生物 — 心理 — 社会医学模式”,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也有人认为,这是恩格尔在寻找不到心理疾病、精神疾病致病原因之后的一种托词。就好像西方人强烈的宗教意识一样,正好反映了他们对宇宙、对人生和对未来世界的忧虑和怀疑,在忧虑和怀疑还得不到准确回答时,只能暂时相信上帝。思格尔也只好相信了新的医学模式,不得已而为之,用心理、社会的原因来进行诠释

还有人认为,心理继承受力的不同,以及同样的社会情况下,同样的生活环境下,有人有病,有人却无病,背后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生物学的因素?

更有人认为,心理的应由心理学方法去解决;社会的应归社会方法去治理;环境的应由环保方式去进行处理;人文缺失的应由加强人文教育去弥补;其他等等方面的问题都应归相关部门的科普宣传方法去教育引导。否则医学什么都管,眉毛胡子一把抓,岂不成了大杂烩了,社会有分工,术业有专攻哦

应该肯定,新医学模式直接推动了心身医学、社会医学的兴起与建制化,促进了医学人文教育的发展,也间接推动了医学哲学多元模型与卫生服务人性化的制度转型。但是,“生物 — 心理 — 社会医学模式”並不是人类医学的最终模样

其实,恩格尔的理想也不是构建终极的人类医学模式。恩格尔是一位临床专家,不是理论学者。悉心揣摩恩格尔创立新医学模式的动因,会发现这其中既有其个人的从业体验,如临床应诊时的感悟、对精神疾病大量非实验室指标的深层理解。也有时代潮流的投射以及医疗服务困惑的苦闷,如对主诉的漠视、对实验室指标的过度依赖、高新科技背后医疗支出的高涨和医患情感纽带的几近断裂。医患之间知识共同体、道德共同体、精神共同体等价值体系的缺失。等等都在改变着医学的人文及公益性质

恩格尔的新医学模式也有其短板,给反对者留下了诸多突破口。一是医学所研究的人不就一个活生生的大生物?难道是别的什么东西!随着现代生物学对人类研究的进步,更多的生物学证据会浮出水面。譬如精神分裂症的基因表达研究,足以改变精神疾病生物因素“弱解释”的局面。随着基因研究的深入,相当一部分疾病的生物因素“弱解释”将转变为“强解释”。二是新医学模式的“心理、社会、环境、乃至人文解释”如何建立与生物医学模型等量齐观的规范化、标准化分析模型与技术规程。这是在向新医学模式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提出质疑,逼迫新医学模式中的“心理、社会、环境、乃至人文解释”,要么走入客观化、规范化、科学化的轨道,要么退出主流行列,仅仅作为边缘力量而存在

可以说,以上二块短板,对新医学模型的成长都具有极大的冲击力和杀伤力。尤其是后者,它提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在当今现代科学技术蓬勃发展的时代,难道“人文医学模式”真能解决生物医学的问题!在医疗科学技术上非科学化的人文社会学科是否具有独立成长的空间?

不可否认“生物医学模式”是继人类有史以来的“神灵主义医学模式”、“自然哲学医学模式”和“机械医学模式”之后,最科学的医学模式,它对近现代医学的发展和人类健康事业曾作出过巨大的贡献。特别是在针对急、慢性传染病和寄生虫病的防治方面,使其发病率、病死率大幅度下降,提高了人均寿命率;在临床医学方面,借助细胞病理学手段对一些器质性疾病做出定性诊断,无菌操作、麻醉剂和抗菌药物的联合应用,减轻了手术痛苦,有效地防止了伤口感染,提高了治愈率。为人类的健康和繁衍,功不可抹,至今仍在发挥着其不可替代的主流医学的作用

但是,由于人们对生物学医学的研究尚未深入,更没穷尽,所以在坚持新医学模式的人们看来,其基本特征是把人看作单纯的生物或是一种生物机器。即只注重人的生物属性,忽视病人的心理、行为和社会性

其实,就拿药物的随机对照双盲试验来说,并不是人们闭着眼睛所攻击的那样,只把人看成是一具机器。相反,更重视心理因素对人生理和病理状态的影响,要说一种治疗方法有效与否,一定要排除患者自身和医生对疗效的心理偏向因素!

在现代生物医学看来,任何疾病,包括心理障碍、精神疾病,都只能用生物机制的紊乱来解释,都可以在器官、组织和生物大分子上找到形态、结构和生物指标的特定变化,仅仅从生物学的角度去研究人的健康和疾病,思维的形式化往往不是病,就是健康。难道现在正在进行和即将开展的基因组学、蛋白组学、干细胞等等研究,不正是说明了这么一些问题,而且是在更微观的层面进行吗!

还有人认为,对某些功能性或心因性疾病,无法得出正确的解释,更无法得到满意的治疗效果,具有很大的片面性和局限性,这样就必然不能阐明人类健康和疾病的的全部本质。相信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功能性或心因性疾病乃至人类健康和疾病的全面性、本质性的解释和治疗效果等等问题都会逐步得到解决。毫无疑问,所有这些问题都是现代生物医学研究和医学从业人士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并有待于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2001年2月,人类基因组全序列测定基本完成,这意味着后基因组时代的开始。后基因组时代的主要研究目标是要搞清楚基因组在特定条件下的表达谱及其功能表现,而这与疾病状态、健康状态密切相关,与医学密切相关。现在已经广泛研究基因组学与医学、基因组学与疾病,基因组学与癌症,基因组学与免疫,基因组学与细胞功能,基因组学与学习记忆,基因组学与行为,基因组学与人类进化等等重要课题。基因组学与临床医学直接相关,其研究领域已涉及治疗、诊断、预防、遗传等等方面,高通量技术的应用更为基因组研究成果向临床应用转化增加了力度、速度和效率

2009年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上台后,坚决支持扩大胚胎干细胞研究;改变政治干预科学政策;促进胚胎干细胞研究领域的发展。解禁对干细胞研究的联邦资金限制,这将大大促进干细胞研究进展。癌症、糖尿病、帕金森综合症等一系列免疫系统、神经系统疾病,包不少慢性疾病都可能是干细胞变异和受损所引起的

干细胞研究可以运用于生命科学、新药试验和疾病研究等等方面。像在对新药的试验上,可以直接用人体干细胞进行试验,不用再通过动物实验的环节,毕竟人体和动物在代谢上有很大不同,大约80%至90%在动物实验中通过的药品,会在人体试验中被淘汰。人们十分看好干细胞研究的前景,预测在未来不久的时间内,干细胞研究和应用会在生命科学、新药试验和疾病研究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人类基因、蛋白组学、干细胞等等细胞生物学的研究以及现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对人类本身生物学研究的深入将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完全有可能使医学研究重新回到生物学上来,回到新的现代生物医学模式上来

现代生物医学已经有了本质的发展,不能再说现代生物医学是片面的局限的了,因为它的研究已经从微观体现到了整体,影响到了整体,从而会改变人们对恩格尔新医学模式的看法。心理、社会、环境、飮食等等因素固然重要,但心理、社会、环境、飮食等等原因所导致的问题在其背后的生物学原因目前尚未探讨研究清楚之前,只能暂时由其各自本身人文本质所特有的方式、方法去解决。一但人们将其背后的生物学原因彻底弄清楚之后,那将是医学科学技术的另一番天地

当然,越是高新科技的其费用越是高企,越应注意人文关怀。就医权也是人的基本人权之一,国家应当制定更加正义公平的医疗卫生保障制度。努力提高医疗技术水平,逐步降低诊断治疗成本,让人民群众放心满意。使人人都能享受到现代生物医学所带来的福祉,人人享有医疗卫生保健,确保医疗卫生保障制度的落实。绝不能再象以往那样,人分三、六、九。贫下中农是传统医学的“一把草、一根针”;革命干部是现代医学的科学技术;“牛鬼蛇神”,乃至被打倒的国家主席、开国元勋却反遭医学的迫害

当崭新的现代生物医学模式出现时,可能又会有这样或那样一些所谓持“神灵主义医学模式”和“自然哲学医学模式”思想的人们会出来说,这就是他们所提倡的既整体观又个性化的传统“人文医学模式”。但此之整体观、个性化与彼之整体观、个性化已有了质的变化,完全不能同日而语。现代医学的整体观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是明确的,不是模糊的,是有物质基础的。传统毕竟是传统,人文终究是人文,而不是科学,它们缺少科学应有的特质,忽视了医学科学研究的真正意义

别老跟在人家屁股后头,拾人牙慧了。如果我们现在满足于现状,停止前进,则必将失去争夺现代生物技术领先者的机会,我们的医学科学发展又将会落后人家几十年上百年,到时国人将悔之晚矣!〔京且〕

https://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