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中药汞中毒的事件

中药会汞中毒么?会!

黄力颖

英国政府目前对中国传统中药的“有害性”调查进入了空前严厉的阶段。英国药物安全机构称,已发现了5起中国传统中药产生严重副作用的例子,这些副作用包括心脏疾病和肝功能损伤等,数量在今年上半年增加了4倍

目前,病例的增加速度已达到每月10起,英国方面对于进口于中国的中药及相关制品的忧虑大增。英方认为,一些进口中药中含有超量的重金属、杀虫剂、违禁化合物和类固醇等。近数周来,英国药品与卫生制品监督署的官员发出进一步的警告,提醒民众服用中药时要注意安全

汞含量超标11.7万倍

英国药物安全机构说,他们在艾塞克斯的一个批发商和萨里的一家药店里发现了一种名叫“复方芦荟胶囊”的药品,检测结果发现该药物中的汞含量超过英国标准11.7万倍。目前,这个药物的批发商和药店已被英国药品与卫生制品监督署处以5000英镑的罚款

今年早些时候,艾塞克斯郡的一个名叫安娜·杨(音译)的中药师还被确认违规销售一种“中药”(herbal only),英国药品与卫生制品监督署在该“中药”中发现了一种早已被停止使用的药剂成分和仅能由医生开出的处方药。这种成分叫马兜铃,1997年时,由于在比利时产生死亡案例和造成两名英国妇女肾衰竭而被停止使用

此外,英国药品与卫生制品监督署还封杀了另一种进口中药中含有的成分———何首乌。这种成分具有延缓衰老的作用,但一些人使用后却发现产生肝炎和黄疸等不良反应

很多人看重中药的作用

以前,英国药品与卫生制品监督署每年查处不良中药反应仅有30例,但今年,该机构已处理了70起类似案例,其中的大部分都和进口中药有关。该机构官员说,英国地方的贸易监管、卫生部门和警方已加大对中药药品商店的检查力度,这些药店近年来在英国的大小城市中数量激增。现在,这些新的因服用中药产生不良反应的病例,将促使英国卫生部官员进一步强化对中药制品的管理力度,早在2000年上院质询时,英国政府就宣布要这样做

欧洲中药医师联合会的麦克·麦克因泰尔说,他已经为加强中药监管奔走了13年。目前,英国1000名中药师已经在行业行为规定上签了字,但还有2000人没有签字

“绝大多数人受过良好的训练,是有信誉的从业者。”他说。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一些药店在核查进口中药的质量时存在问题。“我要不客气地谴责那些无德的供应商和出售来路不明中药的商人。在确保中药质量之前,总是有问题存在。”

英国药品与卫生制品监督署呼吁消费者,在购买中药前注意药店是否在销售符合规范的药品。该机构一名发言人说:“我们知道很多人看重中药的作用,但有一点需要提醒的是,有证据显示,生产中药时规定的一些标准并不可靠。”

被质疑的中药清单

复方芦荟胶囊FufangLuHuiJiaonang

主治:清理肠胃,通便,清肝火

危险系数:汞超标,易导致肾衰竭

圣约翰草StJohn’sWort

主治:抑郁症

危险系数:易与其他处方药产生复合反应

何首乌根茎PolygonumMultiflorumRootTuber

主治:少白头和脱发

危险系数:怀疑导致肝炎、黄疸等肝功能疾病

黑升麻 BlackCohosh

主治:更年期,绝经

危险系数:与肝损伤有关,包括黄疸病。现已在药品上标注其危险性

小白菊Feverfew

主治:数百年来一直用于退烧

危险系数:怀孕期间或稀化血液时忌用

缬草油Valerian

主治:缓解焦虑和助睡眠

危险系数:尽量不和其他抑郁症药物混合使用,否则扩大副作用

“小儿惊风散”的安神效果是汞中毒的症状

作者:龙哥

“小儿惊风散”是常用中成药,收载于《中国药典》2010版(一部)。很多中医将“小儿惊风散”视作儿科圣药,经常给有哭闹现象的婴幼儿开出这种药。有些正常婴幼儿的家长也会给孩子服用“小儿惊风散”,据说是可以预防和避免小儿惊风。本文要揭露的是,不仅仅“小儿惊风”是不科学的概念,而且“小儿惊风散”还是可怕的毒药。负责任的家长不要用这种毒药摧残自己的孩子,药监部门更应该严禁这类毒药上市

小儿惊风是中医的说法,原本指的是幼儿四肢抽搐和暂时性意识不清等症状。所谓的惊风只是一组症合征,并非指某种特定的疾病,医学上将这类症状称为癫痫、脑性发作或惊厥性疾病。现代医学已经证明,这些症状均缘于阵发性脑(皮质)神经细胞机能障碍,很多疾病都可以导致这种障碍,如脑部肿瘤、脑部感染(流脑、乙脑等)、感冒、中毒性痢疾、肺炎、流行性腮腺炎、代谢和内分泌异常、外伤等

中医大约从宋代开始观察并记载了这些症状并称之为惊风,古人认识水平有限,不可能发现真正的病因,所以只好在传统中医理论的基础上主观臆测。北宋钱乙所著《小儿药证直诀》中以“心主惊,肝主风”立论,宋《太平圣惠方》认为“夫小儿急惊风者,由气血不和,夙有实热,为风邪所乘”、“夫小儿慢惊风者,由乳哺不调,脏腑壅滞,内有积热,为风邪所伤,入舍于心之所致也。”

此后小儿惊风成为古代儿科四大证之一, 历代中医臆测出数不清的奇怪观点。诸如四证八候等,各执己见、纷争不休。直至1930年,陈景歧在《七十二种急慢惊风及救治法》中将惊风分为72种,并认为惊风“而实非外感之证”,把惊风归入内伤的属性。吵吵闹闹持续了一千年左右也没有一致的观点,原因在于没有事实依据。没有人能拿出“风”和“风邪”致病的证据,甚至这两个概念到底是什么都说不清,也没有人知道痰、热、风、惊的客观依据是什么

近代医家陈守真在《儿科萃精》( 1929年)一书中指出,前人所立的众多惊名“间多乖谬”、“画蛇添足”、“种种牵强不通名目,一若有病皆惊,无病非惊,惊之命名虽多,究不越急慢惊之范围,附会穿插,类似雷同,以眩耀庸耳俗目,误药误儿。”。1942年,钱鸿年在《中国儿科学》一书中首次引入了西医理论,认为急性脑膜炎和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是导致惊风的病因

可以肯定的是,中医仅仅观察到了小儿惊厥性疾病,但在寻找病因的过程中却沿着错误的道路飞奔了上千年。当然不能苛求古人,千年以前西方的医生同样不知道病因,同样也是乱治瞎治。现代医学逐步发展之后,惊厥性疾病的原因被逐步认识并有了针对性的治疗。随着现代医学的普及和生活卫生条件的逐步改善,预防和治疗小儿惊厥性疾病取得了明显的成就,古人司空见惯的这类疾病已经不再是常见病

然而中医界对现代医学的证据置若罔闻,反而将惊风概念过度泛化,很多中医凡遇小儿疾病必称惊风,甚至将婴幼儿正常的哭闹也当做惊风来治疗。小儿哭闹不安是普遍现象,也是孩子的表达方式,因为婴幼儿还不能用语言表达和交流,只能以哭闹引起注意并寻求帮助。婴幼儿哭闹不安一定是有原因的,比较常见的是饿、渴、有大小便、物理压迫、环境不适等,疾病引起的哭闹只是一部分原因

面对孩子哭闹的情况,家长应该首先尝试解决孩子的正常需求,而不是首先认为是孩子病了并且去找中医。持续哭闹且各种努力不见效的时候,应该去正规医院仔细检查,婴幼儿常见病有很多种类,要找到病因才能正确治疗,绝对不要相信中医所谓的惊风歪理。如果孩子是流脑或乙脑等感染,按中医“镇惊熄风”治疗是毫无效果的,反而会延误正确治疗,给孩子留下终生的损害和遗憾

下面来看看“小儿惊风散”是什么东西,为何能成为中医的儿科圣药。据《中国药典》2010版(一部)的记载,“小儿惊风散”的处方由五味药组成,即朱砂、雄黄、全蝎、炒僵蚕、甘草,这个组方堪称是五毒俱全

朱砂是一种天然矿物,主要成分是硫化汞,也含游离汞和可溶性汞盐。古人将朱砂用作染料、颜料,也是炼丹术士的常用原料。历史上服用含朱砂的丹药致死的人不计其数,包括一些企图长生不老的皇帝。朱砂被中医奉为“方中君药”,历代医书多有记载。现在,科学方法已经将朱砂的成分和毒理完全弄清楚。无论是口服、吸入和皮肤吸收,朱砂都可以导致汞中毒。不仅仅是游离汞,各种汞化合物都能对身体造成伤害

汞中毒可导致消化道重度炎症,并可在肾脏聚集导致尿毒症甚至死亡;汞的化合物对中枢神经有短暂兴奋作用,继而转入抑制,产生心衰、休克或神经中枢麻痹甚至死亡;汞还可以引起过敏反应,有时是致命的。国内曾经报道过多例服用朱砂导致的不良反应,精神神经方面表现为头晕、意识模糊等,有的甚至造成儿童智力缺陷。此外还有导致急性肾衰、继发性肾病综合征、剥脱性皮炎、脊髓病变、溶血性贫血等报道。曾经有某药厂17名配方炮制工因接触朱砂集体汞中毒的报道

朱砂致死多发生于小儿,由于有些婴幼儿经常哭闹,家长在中医指导下给孩子服用朱砂或含朱砂的中药,孩子会表现出嗜睡、四肢无力、对各种刺激无反应等现象。表面上看,孩子变得安静、沉睡,达到了中医所谓的“安神”目的,实际上这正是汞中毒的特征,动物实验也证明了服用朱砂可导致大鼠体内汞含量大幅度升高,对大鼠造成严重伤害甚至致死

雄黄也是天然矿物,主要含二硫化二砷,也含三氧化二砷(砒霜)及其它可溶性砷盐和多种金属元素。雄黄对身体可以造成多方面损伤和致死,甚至有皮肤外涂雄黄致死的病例。砷是国际癌症研究中心(IARC)确认的致癌物,同时也具有肝肾毒性、细胞毒性、胎毒性和遗传毒性

国家药品标准中含朱砂的中成药约360多种,含雄黄的约190多种。比较常见的有安宫牛黄丸、抱龙丸、冰硼散、保赤散、避瘟散、磁朱丸、复方黄黛片、局方至宝散、六神丸、六应丸、牛黄丸、牛黄千金散、牛黄抱龙丸、牛黄清心丸、牛黄清脑丸、牛黄镇惊丸、牛黄解毒片、牛黄消炎片、七珍丸、痧药、暑症片、胃肠安丸、万胜化风丹、小儿惊风散、小儿百寿丸、小儿至宝丸、小儿化毒散、小儿金丹片、小儿清热片、香苏正胃丸、牙痛一粒丸、一捻金、珠黄吹喉散、朱砂安神丸、至宝丹、再造丸、紫金锭、紫雪丹。含朱砂或雄黄的中成药共有550多种,占全部中成药总数的8%左右,其中儿童专用药有100种,儿童亦可用的有79种

全蝎含神经毒性蛋白质, 此外还含有三甲胺、甜菜碱、牛磺酸、软脂酸、硬脂酸、胆甾醇、卵磷脂及胺盐等物质。服用全蝎的不良反应也有很多报道,常见的有全身剥脱性皮炎、剧烈腹痛、呼吸抑制、神经系统中毒反应、心血管及泌尿系统损害。曾有服用全蝎酒致死的报道,也有因服用全蝎引起过敏反应,皮肤剥脱并大面积溃烂,最终因大疱性表皮坏死松解症死亡

僵蚕是家蚕的幼虫感染(或人工接种)白僵菌而致死的干燥体,古代中医认为这种病死的蚕具有“熄风”功效。僵蚕成分复杂,包括神经毒素、蛋白质变性分解产生的毒素、细菌污染产生的毒素及其体内的变形虫等, 极易造成中毒, 特别是有过敏体质的人及儿童更易中毒。在一份425例僵蚕中毒反应的报告中,百分之百的患者出现中毒性脑病及变态反应性脑病,其主要表现为锥体外系症状, 如四肢震颤、走路不稳、抽搐、昏迷甚至死亡。部分患者伴随有消化系统、心血管系统、血液系统、呼吸及泌尿系统的不良反应

甘草是中医最为常用的药材之一,南朝医学家陶景弘说:“此草最为众药之王,经方少有不用者”,故有“十方九草”之说,尊称“国老”。甘草的成分包括甘草酸(甘草甜素)、甘草次酸及多种黄酮成分。服用甘草可能出现水肿、头晕头痛、四肢无力、低血钾、血糖升高、血压升高、心肌损伤以及假醛固酮作用等症状。甘草还可能导致肥胖、便秘、胃酸过多、诱发癫痫、霎时性失明、早产、儿童乳腺发育等,有学者指出,甘草会减少男性荷尔蒙的分泌,从而导致阳痿和外生殖器萎缩

“小儿惊风散”的组方中五味药材均有毒,《中国药典》2010版(一部)药材和饮片部分中指出“朱砂有毒,不宜大量服用,也不宜少量久服,孕妇及肝肾功能不全者禁用;雄黄内服宜慎,不可久用,孕妇禁用”。但是在成方制剂中“小儿惊风散”项目下却对注意事项一字未提,这意味着药品包装及说明书中可以避免提示毒副作用,禁忌、注意事项、不良反应等都可以标注成“尚不明确”,由此可见药典对中药的刻意纵容和庇护

有些婴幼儿服用“小儿惊风散”后会显得安静、嗜睡,中医认为这是镇住了“惊”、熄灭了“风”,家长也以为是药到病除,从孩子哭闹的烦恼中解脱出来,不由叹服中医的神奇和“博大精深”。实际上,服用“小儿惊风散”出现的“效果”正是汞中毒的症状。中医不知道人体的解剖和生理,更不知道病因,不可能对因治疗。所谓的“风邪”是中医杜撰出来的东西,永远都不可能证实。“小儿惊风散”的“安神”效果就是下毒的结果,可怜孩子说不出自己的痛苦,在襁褓中被歹毒中医和愚昧家长摧残

中医出现这样的愚蠢治疗方式是必然的,因为中医几乎没有发现任何疾病的真实病因。中医总是试图抑制表象,也知道没有能力寻找病因,只能编造一个无法证实的病因来胡乱解释。这缘于中医历来对人体和疾病的错误认识,只知“标”不知“本”,形成了中医治标不治本的特点

重金属对人体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重金属直接入药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愚昧现象,很不幸目前国家药品标准中含有朱砂的用于治疗小儿惊风的中成药还有81个品种,临床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几乎是空白。每天不知有多少幼小的孩子被摧残和毒害,如果你爱自己的孩子,请远离中医,远离中药

中药里的汞就对人体无害?

孟隋2006年08月15日 浙江在线

英国药物安全机构经检测发现,中药“复方芦荟胶囊”的中汞含量超过英国标准11.7万倍。几位中国中医药领域的专家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许多国家以化学药标准来看待和检测中药,是对中国传统医学的误解。(8月15日《东方早报》)

时下流行质疑专家,因为专家们的话越来越让人看不懂。汞含量超过英国标准“11.7万”倍,这是什么概念?词典上说:汞是一种危险物质,对人体的效应主要是影响中枢神经及肾脏系统。过量的汞及其化合物被人体摄入会引起“汞中毒”。如此看来,汞对人体确是一种毒物。超标了“11.7万”倍,我们的专家还能“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实在是过于奇特

中药和化学药的确有不同的检测标准,但是超标了“11.7万”倍的汞放在西药里就是毒害人命的毒品,一旦放进我们的中药当中就成了治病救人的良药了?这很另人费解。有人说这或许是“以毒攻毒”的药方子呢,这种说法其实是不负责的。在千差万别的病情之间,谁能判断毒药的使用是“以毒攻毒”,还是“毒上加毒”呢?那恐怕除非武侠小说里的“神医”再世不可。先不说现在的药品是标准化生产的商业产品,是被批量制造出来的;更何况,药品是“入嘴”的东西,是“治病”的东西,如此坚定和决绝地去否认其中严重超标的“毒物”是否过于大意?

“在中国国家药品标准里,中药中如安宫牛黄丸、仁丹等253个药品是国家批准可以含有‘朱砂’成分(注:中药中的朱砂即为西药中说的汞含量)。”在西药中也并不是不可以含有“朱砂”成分,关键人家西方人对含有的浓度和比例有严格的限制罢了。含有“朱砂”成分并没有错误,但是含有超标“11.7万”倍的“朱砂”可就太值得商榷一下了。就是药理上再不同,也不能说人体的机理不同吧?大量超标摄入汞,在现代医学看来,是很容易引起“急性汞中毒”的,这是不容置疑的。中药中的汞就不会引起汞中毒?谁信啊!

因为人体解构的相同,任何医学的差异是相对的。不能说在我这里是毒药的,在你那里就成了灵丹。我们最好不要把中西医学的差别夸打到那么巨大的程度。为超标“11.7万”倍的汞毒进行“传统”和“文化”上的辩护是可笑的;遇到指责,我们不应该动不动就拿“中西差异”来说事儿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2006年09月06日 北京科技报

中药最近是非不断

最近,英国药物安全机构检测称,复方芦荟胶囊被发现汞含量超过英国标准11.7万倍,另一种草药何首乌则会引发肝炎,将对部分中药安全性进行持续调查

此事一出,旋即在国内引发轩然大波。各方专家先后做出回应,称国际用单一成分判断中药有毒有欠科学,中药出口遭遇国外双重标准困境,然而,公众对于中药毒性的疑虑并未消除

为此,本报独家专访中科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陈可冀先生,权威解读此次“英国中药事件”

被点名的中药有没有毒?

北科报: 这次英国药物安全机构重点提出,复方芦荟胶囊汞含量超标11.7万倍,该药在国内也很常见,它究竟有没有毒?

陈可冀:复方芦荟胶囊的主要问题就是汞含量超标,它里面包含的四味药中有朱砂。朱砂主要成分是硫化汞,纯品含量可达96%,还含有铅钡等矿物质。几千年前我国药物学经典著作《神农本草经》就已经将其归入“下品”,指出其有毒,应当慎用

汞长期食用,会出现口腔溃疡,剥脱性皮炎,严重时甚至致命,绝不是简单问题。中医很多著名的含朱砂的医方如朱砂安神丸之于失眠,红升丹之于褥疮,都堪称灵验之药,包括我自己都亲历过汞撒利茶硷在利尿方面的神奇作用。但是现在都不用了,归结原因在于医生治病处方开药要有一个益害比例考虑的问题,朱砂作为药用,从传统医药角度来看,确实有效,但需要进一步研究让它害处减少,起码现在看起来是害处很大很大,所以不能长期食用,像复方芦荟这个方子,长期使用是绝对不行的

有的人认为,这次中药有毒事件是英国人用西医的标准来卡中医,这种观点我不能同意。实事求是地说,由于朱砂在中医临床实践中十分常用,对此国家药检部门要求不是非常严格,表示要尊重传统。汞中毒的问题,以前中医有认识,但并不全面。现在国外提出了这个问题,有其合理性,闭着眼睛不承认,仅仅强调我们的药很有效,是绝对不行的

北科报:何首乌这次也被点名了,它的毒性如何?

陈可冀:英方对何首乌的处理不一定完全对,何首乌有补肾乌发的作用,不过何首乌的一些成分是通下的,也有一些副作用,这很正常。任何药物都有副作用。现在有种现象,国外说到哪种中药有问题,人们或者害怕得要死,或者气愤得要死,完全没有必要。 “是药三分毒”,通常认为阿司匹林毒副作用小,作为预防心脑血管病事件的发生,全球大量的病人都在服用,其实不少人也引发颅内或消化道严重出血;所以,合理用药至关重要

国内有一种浮躁现象,几乎所有的中草药都是好的,试看医药学杂志中刊登的临床文章,很少说是阴性的(疗效不好的)。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真要这样的话,天下那会有死人?我国中医药临床假阳性报告很多,有一个研究设计不严谨问题,缺少多中心随机双盲试验的设计问题,循证医学原则强调不够问题,以及学风不正哗众取宠等等问题

中药重金属超标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北科报:中药重金属超标是普遍现象么?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关药品被曝光的很多,有什么背景?

陈可冀:中成药出现重金属超标是个较普遍现象,根结在于中医药学界不够重视,从领导开始就有责任,没有重视质控标准的严格性,不能全怪医生,美国和我国台湾及香港先后公布上百种中成药重金属超标,没有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有什么背景?我看没有什么大背景,人家国外观察到现象就提出来,我不认为是他们故意来攻击我们,大家对这种事情切不可过于敏感,我们过去没有建立药物安全性检测中心,最近几年建立了,落后人家几十年,正在逐步发展,还不是很健全。看看我们的中药说明书,过去对副作用都不讲。现在讲一些了,有些不痛不痒;要报喜,要也报忧,以病人安全为重

北科报:长期没写清副作用的原因是什么?是故意忽略,还是没有发现?

陈可冀:过去的确有的是有意忽略,避重就轻,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中医药是我国民族性极强的科学文化,应该着力保护,但科学的东西不要老强调政策保护,科学本身和政策要分清楚。老祖宗其实从来没有说中药是没有毒的,所以我们首先也应该实事求是告诉公众有关药物的好处与可能的副反应

北科报:目前国家对中药重金属的问题到底有没有规定?有专家说,中医用药有“十八反,十九畏”的原则,可以避免重金属的害处,实际上能做到么?

陈可冀:有,但是不够严谨。“十八反,十九畏”是老祖宗说的,有对的有不对的,但是我们对其中药物相互作用的原理一直没有组织大家作非常详细的研究。目前国家药典里还放着这个,它和解决重金属危害完全是两码事。几千年前的人怎么可能懂得具体那些重金属的限量指标?不可以苛求古人;古代的经验有一定科学性,但到今天要与时俱进。详细弄清出一种药物多大量可用,多大量不可用,可以用多长时间等等,要组织有关安全性研究。仅仅靠几句话,不可能解决中药毒性方面遇到的问题

中药应不应该承认西药的化学标准?

北科报:有一种观点说,拿化学药的标准来要求中药是不正确的,您怎么看?

陈可冀:中药是应该有自己的标准,但是不承认化学标准是完全错误的。吃药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吃的具体是什么有效成分,不是一笔糊涂账么?实际上,药监部门在审批中成药的时候,都需要求作有效化学成分和指标成分鉴定,主要成分必须报告出来。做其实一直这样做,只不过老百姓外界不一定了解

北科报:有人提出,英国用食品标准来要求中药,这是不公平的。没有中医指导服用中药出问题,责任也不在中药

陈可冀:无论食品药品,汞含量超标都不行。食品和药品确实有区别,中药在海外表面上是食品,其实在当药品使用。因为在国外基本上没有被正式批准的中成药药品,中药在美国就是以营养食品补充剂的形式出现,某种程度上说,“中医药已经走向世界”其实是差得远呢,路还长着呢!

没有中医指导服用中成药出了问题,确实不应该由中医来承担责任。就说复方芦荟胶囊,脾胃虚寒者、大便偏稀的人就不适合用,因为服用这个要通大便,大便原本很稀的人就不适合使用

用中医理论和外国人讲,他的体质是寒是热,是虚是实,是不会被很快理解的。有些人认为,中医应该首先将文化带出国门,中药自然打开局面;其实,疗效才是第一重要的,能解决,解除疾苦,文化自然有了出去的载体;不要太偏激

中药国外遇冷是不是文化冲突导致?

北科报:是啊,有些人倾向将这次英国禁药事件归结为文化上的冲突

陈可冀:不是什么文化冲突,就是药有问题,考察一切药物归根结底是疗效和安全性,有效安全的药没有谁不用,青蒿素类药在非洲供不应求,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就是明证。目前中医药界应该考虑的还应该是药品质量安全可控且有效,当然,这是个系统工程,涉及多个层面问题。随着药物安全性研究工作的深入,中药以前的一些不为人知的问题可能还会陆续暴露出来,不要惊诧或惊慌失措。以病人为中心来思考,倒是好事。医学科学要回归到人文本位上来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现在很多外行不停地发言,高喊“神奇”,心意好,但有时效果适得其反,影响非常坏。强调中医“万能”,以及外国和我们文化何等不同,不是强调优势互补,求同存异,对现代科学包括现代医学不够宽容。杨振宁说中医如果只按照周易做就没有前途,引来了几十篇批判文章。钱学森曾在全国一次中医会议上指出,中医学是维象医学,可以做的很好,但理论上很难阐释清楚,也招来不少非议,是个教训

北科报:中药想真正接受住考验,必须解决那些问题?

陈可冀:就拿注射剂来说,生物注射剂要求有效成分纯度达98%。其余非有效成分2%也应该弄清楚是甚么。而中药注射剂常常是好多种复方混在一起,却只要求80%的有效成分纯度

中药想进入国际市场,除了有自己的标准,还必须考虑符合输出国的标准。如果科学性够,就应该能够接受统一科学的检验。发展方向应该是要求中药的规范化和标准化

-文/本报记者 董毅然

小知识

什么是“十八反”“十九畏”?

中草药的“十八反”是指18种中草药相互之间有相反的作用,它们如果相互配伍,则容易发生中毒或产生严重的不良反应。“十九畏”是指19种中草药相互配伍后会使药物的效力减弱或失效

专家简介

陈可冀,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顾问,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会长

任何人生疑惑,请找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