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景历史上有这个人吗,张仲景是否存在

张家原来无此假儿孙

2010-02-10 王教授京且 - https://tuenhai.com 整理

近日,网友张教授在其《张仲景疑案》一文中写道:“我综合研判了有关张仲景的史料。我发现,不用说要我承认张仲景为医圣十分困难,就连历史上是否真有张仲景其人,我也可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他从与张仲景有关的文献疑窦;张氏谱牒研究没有发现张仲景;长沙太守名单中没有张仲景;《伤寒论》所表达的思想没有前提;张仲景墓祠之迷等五个方面作了详细分析论证,打了个大大的问号,质疑张仲景的历史存在

不独有偶,两年前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何健东先生在《河南中医》2008年2期上发表了《谈“张仲景见王粲”故事之真伪》一文,作者指出:《针灸甲乙经·序》中记载的“张仲景见王粲”的故事,从常理、医理、史料等方面来分析,都是存在漏洞的。作者主要从《三国志》及《后汉书》中所记载的细微史料入手,结合医学及历史常识,认为故事中张仲景准确预知王粲落眉而死不合常识,再考证王粲的真正死因,系染瘟疫而死,从而证明这个故事是虚假的。由此可见张仲景仅有的几例验案可能都不复存在,没有医疗临床实践基础

笔者也曾撰写过《去圣方识真仲景》一文,以诉说自己学习《伤寒论》之后心中诸多疑问

张教授在他的文章中说道:“进行中国人物研究的一个领域是谱牒研究。我本人与传说中的张仲景同姓。据我所知,全国谱牒研究最详细,几乎是代代可考,首推张氏族谱。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张门有望郡43个,其中南阳郡属最望一族。到目前为止,不但张仲景的名字不见于南阳望郡张氏族谱,就连《名医传》记载的张仲景“始受术于同郡张伯祖”也未有记载。中国人向来喜欢托庇先祖阴福,尤其特别醉心于祖上的“先前阔”。祖上若真有张仲景这样的名人,张姓后人绝对是要大肆渲染的。有趣的是,至今没有任何张姓后人托庇到了张仲景或其医学入门师傅张伯祖的阴福”

医乃仁术,仁者爱人,仁者寿。祖上能出个“医圣”是何等耀祖荣宗,张家后人却不当回事,连个族谱都不曾记载。难道以医为下九流,故无人寻宗认祖,托庇其祖上之阴福?!

笔者以为,其它几点,诸如“文献疑窦”、“医圣说”、“见王粲真伪说”、“长沙太守说”和“墓祠之迷”等等姑且勿论。张教授作为张氏族人,其所述“张氏谱牒研究没有发现张仲景”的史料、史实弥足珍贵。张仲景为东汉时期传神般的人物,却没有谱牒和传记可考。既无此人,何言其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可使世人都知晓,原来张家无此假儿孙

若查无此人,则一切皆为王叔和托辞作假!清代中医文献学家徐大椿所说极是:没有王叔和,就没有《伤寒论》!据张教授所说,另有学者考订《伤寒卒病论序》之后认为,这个序言至少有一半是王叔和所写的。《宋史·艺文志》记载《金匮要略方》三卷和《金匮玉函》八卷,皆称为王叔和所集。可见,宋人早已发现了王叔和伪托张仲景之名所做的捏造,真“医圣”乃王叔和也!

其实,明清时代众多医家,像方有执、张璐、吴仪络、周扬俊、黄元御等对王叔和都有所质疑,只是为“圣”者违,只说“错简”、“遗漏”,不好说其伪托造假罢了。甚至也还有像喻嘉言、程郊倩等人大骂王叔和的

《伤寒论》到底出自谁之手笔其实如今已不重要,它的存在只能说明那个时代的医疗技术水平,那个时代的水平绝不会对比现在高明到那里去,只能作为过去的历史。到了后来的温病学派,由于临床医疗实践的困惑,则干脆弃之一旁,另立新说了

历史毕竟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历史的再现往往有不少虚假的成分。就像那滚滚流淌着的粘稠的黄河水,虽说是由一滴滴水组成的,但你说要从中找出一滴滴清澈的水来以证明什么,能找得到吗?

其实,不了解中国古代历史,不认真去探究中医理论产生和形成过程的人们,差不多都会把纸上写下的,当成真的,书上记载的,当成实际上已经做到了的,并奉之为“经典”、“圭臬”。于是乎,后来的人们依样画葫芦,明显地带着描红的成分,在不知不觉之间陷入了一个个误区,而绵绵延续至今

在“维系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丰功伟積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个案验案背后不知隐藏有多少生死离别、悲痛欲绝和无可奈何的故事要诉说。老人家曾有言:“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今天的中医史学家们,若不能全面了解历史上社会各界、各阶层人们的生存状态,疏忽了体制操作以及社会现实的复杂性,不能直接触摸与理解当時民众的生活感受,就会得出完全偏颇的结论

因此,更应该多一份心思,将历史资料尽量搜索得全面些、真实些。观察视野的重点应从帝王将相、上层精英转移到平民百姓、芸芸众生。以便更好地体贴地理解社会真实状态,不致将历史上所谓古圣先贤的医家们描写得如此神通广大、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甚至于提出比时下任何一名医生都要强、要高明的错误认识。犹如“天不生‘仲景’,万古如长夜”,而甘冒侮弄历史真实的道德风险。以致误人误己,为害不浅。〔京且〕

https://tuenhai.com